讓爸媽當爸媽:學著示弱、練習坦承的冒名頂替者

https://s3-us-west-2.amazonaws.com/secure.notion-static.com/6abce676-6861-41ea-b1bd-ee7bdf316171/IMG_9933.jpg

 

砍掉重來的暴走後尋找自己的步調

 

曾是香港藝人的蔣雅文,十二年前毅然決然放棄旁人眼中的「大好前途」,隻身來到陌生的台灣,不僅很有勇氣,更是誠實地面對自己內心的聲音。

 

「藝人這身份讓我身上被貼滿了標籤,好像走每一步都有一道無形的阻力,加上當時也不年輕了,與其花時間去『喬』狀況,不如砍掉重來比較乾脆,如果想要從零開始,那就跑去沒有人認識我的地方吧。我所放棄的那些機會,對別人來說是可能是幸運,對我而言卻是一種負擔。但如果那種生活不是我想要的,不管給我多少機會我都不會有感覺,好好選擇自己的路就夠了。」

 

有時候旁人的想法、意見說不清是壓力還是助力。

 

「有一段時間我覺得我在暴走,很想用行動說服大家,尤其是家人。想要證明自己的決定都是理智的、經過考量的,於是很努力想趕快做出一點成績來。可能太心急了,有一陣子對工作有種無法調適的強迫症,於是開始嚴重失眠,也因為過勞引起免疫力失調和情緒問題,才知道自己早就亂了方寸,也偏離了初衷。過往的我是一個不懂得欣賞自己的人,後來才理解到其實弱點也是有它存在的意義。像是決定來台灣就是因為我的步調比較慢,但對細節講究的特質可能也是別人沒有的。其實天賦並不是要你看起來像個天才,而是找到自己的長處,並且去欣賞、接納自己的短處。」

 

吃苦也是一種選擇,如果成功不是自己爭取的,每天心裡都會過得不踏實,深怕一個不小心就會被老天爺討回去,假如安全感可以自給自足,一步步腳踏實地往前,其實慢一點又有什麼關係呢?

 

「我們有時候就是太在乎他人的眼光了,往往在別人做出批判前,早就否定了自己,才會深怕自己露餡而顯得狼狽不堪。大部分讓我們糾結的事情,在別人生命中都是無足輕重的。後來我學著把注意力放回自己身上,不去定義什麼才是成功,跟著直覺做的決定,就是對的決定。」

 

心地日常之所以在花蓮起步,也許是因為這裡的與世無爭,讓她能跟隨自己的節奏,不需要去管大家的腳步走得多快。

 

「平平庸庸地走完這輩子,也挺好的。」

 

她微笑著說。

 

https://s3-us-west-2.amazonaws.com/secure.notion-static.com/74a9709f-88cc-4bd0-9edc-5dcb0715f1a3/IMG_9992.jpg

https://s3-us-west-2.amazonaws.com/secure.notion-static.com/c2b83744-ec78-4c72-9baa-dc120d96ec1d/IMG_9960.jpg

 

 

學著示弱、練習坦承的冒名頂替者

 

「很多書都有提到冒名頂替者症候群,我覺得自己也曾經是一個患者。」

 

冒名頂替者症候群的患者們會有一種「自己是冒牌貨」的感覺,學者們認為它是沒有明確原因的,但他們都有一個共通點,他們會因認定「真正的我不會被別人接納」而感到焦慮、恐懼,在不斷內化這些想法的循環中感到自卑、格格不入或是不斷自我懷疑。

 

「 曾經因為不想讓別人失望而偽裝自己,到後來它變成了慣性,找不到出口,感覺靈肉是分離的,『其實我並沒有大家想的那麼好』這念頭如果揮之不去的話,到後來會傷害到你自己。」

 

「就算爸媽在台灣,在我面前,也是這一兩年才學會跟他們示弱。過去有時候也是自己一個人在吃苦,不敢讓他們知道。」

 

也許是步入婚姻、也許是時間,現在的她毫不吝嗇跟家人分享喜怒哀樂。

 

「在示弱的當下我重新成為了女兒,然後爸媽也能重新成為爸媽。長大之後,他們已經比較像是朋友了,而他們需要存在感,我們需要建立責任感,我們都需要一個適量緩衝的空間,讓每一個家庭成員去履行他該做的事情,這樣家庭才不會失衡。」

 

她笑說現在難受時會跑到媽媽面前訴苦、甚至大哭,雖然一開始父母會不習慣,畢竟從來沒有看過女兒軟弱的樣子,但對雅文來說假裝堅強的戲碼已經演太久了,拋下那些自以為必須假裝的堅持,其實也是時候更坦然成為自己。

 

https://s3-us-west-2.amazonaws.com/secure.notion-static.com/449e924c-9785-4489-bf4c-e1aedf0dc94e/IMG_9941.jpg

 

已加入購物車
網路異常,請重新整理